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助梦鬼故事 门户 查看主题

古代民间鬼故事

发布者: 储挖 | 发布时间: 2023-10-18 00:04| 查看数: 20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01



蒲郡秦少府,在常州为官,其子秦秀,少而能文,与常州殷生是好朋友。


殷生之妻是个大美人,可惜红颜薄命,很年轻就死了,葬在城外。


爱妻死后,殷生伤心欲绝,希望能够在梦中见到她的灵魂,便天天祈祷,然而祈祷了三年之久,愿望都没能实现。


秦少府命也不长,死于任上。


他是个清官,生前不屑捞钱,死后连老家都回不了,儿子秦秀没钱把他的棺椁运回老家,只好暂存在一佛寺,把家人托付给殷生照顾,自己则去苏州求亲戚。


他的亲戚,在苏州当官。


秦秀一位姓张的舅舅是长洲令,张女小慧,也就是秦秀的表妹,也是个美人,也是红颜薄命,十七岁就死了,其棺椁,也还没有运回老家。


武弁黄某,是秦秀从姑之夫,其子黄纶与秦秀同年同月生,所以两个人从小就能玩到一起。


故事发生的那一年,两个人都二十来岁,都豪宕不羁。


自从秦少府当了官,秦秀与他们两家的眷属,已经八九年没见面了,这次见面,分外亲热,秦秀在两个亲戚家往来,今天住这家,明天住那家。


一段时间过后,秦秀开始与黄纶外出玩耍,逐渐涉足风月场所,黄某晓得后,把儿子骂了一顿,同时把秦秀也责备了一顿,秦秀的舅舅知道后,也警告外甥不要与贱娼为伍。


然而,无论是黄某的责骂,还是舅舅的警告,都无济于事,沉浸在舒适乡的两人,都置若罔闻。




02



一天薄暮时分,两人来到一条陋巷,只见几个漂亮的女子,正在倚门盼客。


见了女子们的打扮,两人悄悄地说,这里必是娼妓居住的地方。


然后,他们试着用言语挑逗,“来嘛,进来耍嘛”,几个女子嘻嘻哈哈,请他们进屋玩耍。


进得屋来,只见纱灯锦幛,华丽迷人。


既有美女又有美酒,两人很快就喝得二麻二麻的,然后各选一个女子就寝,一个在东边寝室,一个在西边寝室,实际上是隔壁。


他们挑选的女子,都是诸妓当中最漂亮的。







然而,睡到半夜时分,黄纶突然大叫秦秀的名字,被惊醒的秦秀问他肿么了,黄纶说,狗日的贱婢,太特么缺德了,竟敢如此骗我!





秦秀还没来得及问个究竟,就着隐隐约约的残灯,忽然看见和自己睡觉的美女,变成了一个丑八怪,根本不是之前挑选的那个!


他正想对黄纶说老子也遭了,身边的丑女急忙手掩其口说,千万别出声,不然就会大祸临头!





秦秀怕了,不敢再言,黄纶也被身边妓女所阻,把嘴闭得紧紧的。


过了一会儿,秦秀问身边丑女,大祸临头是几个意思,丑女回答他说,郎君还年轻,今后的路还长,前途不可限量,我不忍心害你,所以才告诉你。


丑女说,这里的主人很坏,而且不是一个人,有五六个异性兄弟,个个都像疯狗那样,人人坏得流脓,他们经常用美女引诱客人,等客人喝醉就寝后,就用丑女换了美女,这也是她之所以得以和他睡觉的原因。


丑女又说,他们这么搞,已经有很多年了,上当的客人察觉后,最好别啃声,不然只要嚷嚷一声,立马杀掉,因此而丢命的,不计其数,今天幸亏主人还没听到,不然你们就危险了。


丑女叮嘱秦秀说,等哈离开的时候,你们要装作啥也不晓得,就当和你们睡觉的,是之前挑选的美女,这样他们才不会怀疑,你们才不会倒霉。


丑女说完,给了他们一个希望:听说明天晚上主人要去别的地方喝酒,你们如果再来,便能和你们看中的美女睡上一觉。




03



秦秀道了谢,告辞丑女出来,找到黄纶,把丑女对他说的话,都转述给他,黄纶说,他身边那个丑女,对他也是这么说的。


说话间,主人就出来了,果然有五六个,个个身长七尺,人人相貌狰狞,见了他们,怒色相向。


黄纶、秦秀怕得要命,表示家里都有事,要早点回去,然后取出身上的银子,把账付了,美女被换成丑女的事,一个字也不敢提。


主人这才转怒为喜,却不收他们的银子,对他们说,两位能来这里住宿,是我们的荣幸,住宿费就不必了,黄纶、秦秀非叫其收下,那几个女的赶紧朝他们使眼色,两人会意,不敢再强,把银子揣进怀里。


门都是锁着的,主人拿钥匙开了门,他们才得以出去。


来到街上,两人似乎忘了之前的恐惧,黄纶对秦秀说,晚上那个美人,我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么迷人的,我想我们应该再来一次,除了完成夙愿,也想看看丑女的话是真是假。


俗话说,色胆包天,黄纶的话,正中秦秀下怀,他也想再来。


当天黄昏时分,他们果然又去了,那些美女,照样在门口揽客,黄纶他们问主人在不在,她们回答说,去别的地方喝酒去了。


果不其然,丑女们没有骗他们。


两人暗自高兴,各自把选好的美女带去睡觉。


秦秀脱了衣服,刚想躺下去,身边美女“缠”着他说话,主动告诉他说,她是常州殷生的妻子。




秦秀说,怎么可能,殷生是我朋友啊,他妻子早就死了,你不要乱说!


女子说,你不要害怕,我是鬼,我们这些姐妹都是鬼,我们的灵魂被强鬼劫持了,希望你们能够救救我们,说完哭了起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


秦秀不觉凄然,为之悲怆了一阵,忘了这是个异物,好奇地问道,鬼也能淫吗?


女子说,鬼岂止能淫,比人更甚,秦秀兴趣大增,又问,那么鬼在淫的时候,挑不挑美丑呢,女子回答道,鬼的好恶和人是一样的,但他们的淫却与人不同。


秦秀的兴趣更大,问鬼之淫与人有什么不一样,女子说:


鬼纯阴而无阳,不能行人道。恒使丑者媚人,取精而食之,然后选色而御之。其具倍于人,而妾辈之辱且虐,亦甚于有生之日。


秦秀了解到,“取精而食之”,正是“鬼主人”利用那几个美女引诱客人的目的。




04



听了女子的话,秦秀怒从心头起,安慰女子说,嫂子不要忧虑,兄弟我虽然不才,也愿学那武士,手提利剑,砍断这几个毛贼的狗头!


女子却连连摇头,不赞成他这么做,说,这样是没用的,你还不如把我的情况告诉殷生,叫他投牒吴县城隍,让城隍收拾此辈。


又告诉秦秀说,吴县城隍不是别人,正是他故去的父亲,他父亲生前为官廉洁,所以上天让他当了城隍,作为对他的嘉奖。


听了女子的话,秦秀悲喜交集。


两人正在摆龙门阵,黄纶忽然开门问,你晓不晓得出了怪事,秦秀回答说早就晓得了,黄纶说,你晓得张妹小惠也在这里吗?


纳尼?惠妹也在这里?秦秀忙问,惠妹在哪里?话音刚落,张小惠就抽泣着出来了,娇魂楚楚,欲诉欲语,愁怨难明。


秦秀不由得也流了把辛酸泪,对张小惠说,好久不见,竟然不认得你了,没想到你妙龄弱质,竟也遭此暴横!


秦秀说完,把殷生妇叫出来与黄纶相见,四人相对,悲哀哽咽,难过得说不出话来。


其他几个女子知道后,都来向秦秀、黄纶两人,诉说各自的遭遇,劝他们赶紧走,晚了恐怕有变,就走不了了。


临走前,殷生妇叮嘱秦秀说,一定要把我们的情况,告诉殷生,张小惠也再三叮嘱秦秀和黄纶,叫他们不要忘了,事关她们能否摆脱魔爪,开不得玩笑。


两人告别后,没多久天就亮了,回头去看昨晚住宿的地方,只见只有几个荒冢,白杨衰草迎风而动…




05



回去后,秦秀把他们的所见所闻,告诉了姓张的舅舅,谁知他根本不信。


直到黄纶也来说,张氏夫妇才信了,不胜悲痛,伤心地哭了一阵。


秦秀又叫人去给殷生送信,请他速来,有要事相告,殷生接到书信,连夜赶来,秦秀把见到他妻子的事情告诉他,殷生大放悲声,这才明白为什么三年梦不到亡妻,原来妻子的魂,被强鬼控制了。




殷生哭完,与张氏去城隍那里报告,秦秀、黄纶一同前往,住在庙中。


当天晚上,他们就听到城隍升堂办案,各种刑具的声音掷地有声,又听到差役的吆喝声、唱到声,以及书吏的点名声。


这些声音响过之后,城隍问道,诱良善,侵孤弱,淫横不逞者,哪个是罪魁祸首?


城隍一开口,秦秀就听出是他父亲的声音,不由得悲从中来,暗自流泪。


随后听到群鬼说,为首的是万德,一鬼分辩道,小鬼若不是毛三、周喜儿怂恿,是不敢这样的。


说这话的,大概就是万德了。


万德说完,女鬼们纷纷揭发,一女鬼说,劫她的是赶七,另一个女鬼说,辱她的是余小猴、金午和万德,万德为甚。


第二个女鬼的声音,像是殷生之妻,殷生听出来了,不由得潸然泪下。


接着又听城隍说,惠儿,把你的遭遇,也说出来!


张小惠的遭遇,是那些女子当中最惨的,因为那些强鬼,都蹂躏过她,她只希望将他们个个处以极刑!


听完张小惠的遭遇,城隍叹了口气,叫她到后堂与姑妈相见。


张小惠这位姑妈,也就是秦秀之母,比他父亲,还早去世三年。


众鬼们明白将是什么下场,争先恐后替自己分辩护,一时间场面混乱,众声嘈杂,什么也听不明白。


接着又是拷掠声,众鬼呼痛的声音,女鬼的感谢声,审判定案后宣布的声音,累犯入狱的声音,这些声音响了很久,才渐渐安静下来。


这些声音消失后,堂上又响起秦秀喊父亲的声音,张氏喊女儿的声音,殷生喊妻子的声音,黄纶喊舅舅和惠妹的声音,凄声惨语,混成一片,好不“热闹”…


后来,殷生做了个梦,梦见妻子对他说:


狂徒虽则授首,妾已蒙垢,羞见郎君。且近奉秦公约束,艳妇不得外行,虑招谤辱。情不能已,暂得请命来见,为谢秦公子及黄生,蒙其仗义相授,他生图报。惠妹亦寄声张府,言己得所依,嗣当寝门问安也。郎君好自重,妾从此别矣!


妻子说完,涕泣而去,殷生正想挽留,没想到一下子醒了过来,哪里有什么妻子,只有即将燃尽的蜡烛,照射着枕头上的泪光…


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在梦中见过妻子。


没多久,秦秀就回到常州,把父亲的棺椁,运回了苏州。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哪怕到阴间作恶,照样跑不脱!

原文地址:https://m.toutiao.com/i6963941979524825615/  原作者:地火流星

最新评论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鬼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3-12-10 02:50 , Processed in 0.074036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