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998年“七仙女”事件:女高中生毒杀6名室友,只因害怕死后孤单

2022-5-13 17: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7| 评论: 0

1998年12月23日,天津静海中学7名同宿舍的女高中生被毒杀的消息引起了热议。
而唯一的幸存者孙亚宇,不仅镇定地目睹了室友从绝望走向死亡的全过程,在被警方抓获后,甚至表示对于室友的死自己只是“帮了个小忙”。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亲手残害7名室友,毁灭了数个家庭的凶手在案发仅仅15年后就获得释放,重归自由。
那一夜究竟发生了什么?孙亚宇真的是凶手吗?她口中的“帮忙”又是怎么回事呢?
“七仙女”惨死

1998年12月22日晚上,天津市静海一中某女生宿舍的学生刚刚入睡,忽然,空气中传来一阵强烈刺鼻的味道,将两名女生彻底惊醒。



两名女生刚刚睡着就被难闻的味道熏醒,眯缝着双眼,脸上充满了不悦。
但尽管如此她们还是未作理会,而是将被子蒙在脸上,继续倒头大睡。
然而刺激的气味并没有因为被子的掩盖而彻底隔绝,而是越来越强烈,这下女生彻底睡不着了。
她们以为是谁往走廊上撒了消毒水,便从床上跳下来,十分气愤地走出房间,想要循着气味的来源找出打搅她们美梦的罪魁祸首。
两名女生在走廊里猛地嗅了嗅,发现这股味道是从隔壁的几个宿舍散发出来的,但并不能清楚地断定具体是其中的哪间。
由于已是深夜,这几间宿舍都紧闭着大门,大多数人也早已入睡,两名女生想着此时一一敲门打扰不大方便,于是便无奈地回到了房间。



刚好没过多久,刺鼻的味道逐渐散去,她们也因此匆匆入睡,打算等到天亮再行调查。
到了早上六七点,女生陆续醒来,那两名女生在梳洗完毕后,便打算去隔壁宿舍了解昨夜发生的情况。
她们刚刚出门,就看见隔壁113室的房门半掩着,想到房间里的人肯定都已经起床,便出于礼貌轻轻地敲了几下门,喊到,
“有人在吗?”
可是一连几声,都迟迟不见有人回应。
“大清早的,难道都出门锻炼去了吗?”其中一名女生一边念叨着,一边好奇地打开房门。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她毛骨悚然,被吓得魂飞魄散。
只见七具女孩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在宿舍的床边。



她们的脸上都呈现出狰狞的神情,嘴上流出白色泡沫状的液体,双手紧紧抓着被子,仿佛生前经历了一番痛苦的挣扎。
“啊!来人啊,死人了!”女生本能地哭喊着。
不一会儿,随着一声声急迫的鸣笛逐步靠近,警察终于赶到了现场。
一进入房间,民警就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与昨晚两名女生所闻到的如出一辙。
经验丰富的民警当即认定,这是农药的气味,而尸体嘴角的白沫,让警方初步断定七人是死于中毒。
法医检测之后也证实了受害者的确属于急性药物中毒。
毒物为甲拌磷,这是一种剧毒的农药,一旦吞服后会可引起恶心、呕吐、腹痛,严重者将在十几分钟内造成呼吸衰竭从而导致死亡。
死因逐渐摸清,那这七名女生究竟是集体服毒自杀,还是被他人下毒所害呢?



宿舍原本为八人间,而眼下只发现了七具尸体,那剩下的一个人是谁,她去了哪,与这个案件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警方立刻对周边开展了相关调查工作,对案发宿舍被害女生的人际关系进行了摸排。
经过询问得知,宿舍中还有一名名叫孙亚宇的女生
有目击者声称自己看到孙亚宇在案发前不久从宿舍里出来后跑去了操场。
她,是凶手吗?

在学校和师生的寻找下,孙亚宇很快被带到了现场。
但面对警方的询问,她并不愿意透露什么,而是仅仅表情麻木地说了一句,
“我昨天晚上就发现她们的尸体了。早上起床我直接去了操场,不关我的事。”
出乎意料的回答,让在场的警察都不禁激起了寒颤。
孙亚宇的言下之意是她与朝夕相处的七名室友的尸体共度了一夜,而且极有可能亲眼目睹了室友中毒死亡的全过程。



但即便是这样她言谈之间也是云淡风轻,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小小年纪就能够如此镇定,或者说是冷血,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后背一阵发凉。
她到底与本案有着怎样的关系?又是否是对七名室友投毒的杀人凶手呢?
警方原本想继续追问下去,但由于孙亚宇并不配合,又考虑到其是未成年,便在将其控制的同时,在其他方面展开了调查。



经过对现场的仔细勘察,警察在案发宿舍受害人的水杯上先后发现了孙亚宇的指纹。
同时,经过对农药来源这条线索进行调查走访,发现有店家表示案发不久前确实曾有女生曾去自己的店里买过农药,成分正是甲拌磷。
经过指认,证实了购买农药的人正是孙亚宇。
种种证据表明,孙亚宇有着重要的作案嫌疑。



而正当警方对其展开讯问时,她却反驳道,
“人不是我害的,而是刘珊珊做的,我只是帮了一个忙而已,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
刘珊珊正是毒发身亡的七名女生中的一位。
如果真的像孙亚宇说的那样,难道真的是刘珊珊对室友下毒也一块儿杀了自己?那为何其他人都毒发身亡,而唯独孙亚宇没有事呢?
幸存者的辩白

孙亚宇的回答让警方感到十分蹊跷,而她接下来的叙述,让众人听完后心痛不已。
孙亚宇称,所有事情都因刘珊珊而起。
一年多前,刘珊珊与同校的一名男生谈起了恋爱,两人形影不离。



但没过多久,就在案发前几天,由于一些琐事两人发生了争吵,男友随即提出分手。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刘珊珊备受打击,整日茶饭不思。
十七八岁的学生,正是对爱情有着强烈憧憬和企盼的年纪。
在这份深沉而炙热的感情中,刘珊珊充当了付出者的角色,因此对于男友分手的请求,她显然难以接受。
于是苦苦哀求,却仍然残忍“被甩”。
沉浸在这段感情中久久无法自拔的刘珊珊,在经历分手后悲痛欲绝,便产生了自杀的念头。
她下定决心后便找到自己关系最为亲密的孙亚宇,向她表达了想要服毒自杀的想法。
尽管孙亚宇多次劝其放弃自杀的念头,重新生活,但架不住好姐妹的苦苦哀求,决定成全她最后的“心愿”。
于是,孙亚宇在好姐妹刘珊珊的指示下,前往一家店铺买了一瓶剧毒的农药。



然而,即将服毒自杀之际,刘珊珊又流露出了一丝不舍。
不过她并不是突然悔悟,想重新开始生活,而是觉得如果只是自己自杀,有点孤单了,她想要有人陪着。
这时她将目光转向了同在宿舍的其他六名室友,决定让她们陪着自己,以免太寂寞。
于是刘珊珊向孙亚宇请求,希望她在室友吞服农药后帮忙稳住她们,不要让外人怀疑。
看着眼前苦苦哀求自己的“姐妹”,孙亚宇最终答应了刘珊珊的请求。
12月22日,在两人极端想法诞生后,一场惨绝人寰的悲剧即将上演。



当日下午,刘珊珊将事先准备好的农药装入一个大的瓶子里,向室友谎称这是自己从家中专门拿来的可以预防肺结核的药,并热情地招待室友尽快服下。
平日与刘珊珊与孙亚宇关系很好的六人,面对刘珊珊热情的关怀和体贴,并未作太多怀疑。
而当收到可以预防肺结核的药后,更是难以推辞好友的“善意”。
于是怀着感激的心情,吞下了这所谓的能让她们远离疾病的“神药”。
甲拌磷的挥发性极强,因此有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刘珊珊为了打消众人的怀疑,声称“良药苦口”,表示这是正常现象,并带头吞服了她备下的农药。
孙亚宇则表示自己事前已经服过,无需再次服用。
为了不辜负刘珊珊的“情意”,六人忍着难闻的气味,犹如喝中药一样紧闭着眼睛将农药迅速灌下。
但她们没想到的是,在吞下这致命的药水后,自己的眼睛即将永远地闭上了。
没过几分钟,被骗着喝下农药的六名女生开始出现腹痛、呼吸急促的症状。
孙亚宇这时赶忙热情地给室友递上了白开水,称自己刚开始服下时也有一丝不适,但一会儿就能缓解。
然而,无辜的六名女生终究没能等到孙亚宇口中的缓解。
随着毒性发作,六人很快在痛苦地挣扎中再也站不起身子,刘珊珊也不省人事,七名女生纷纷倒在地上打滚,直到最后闭上眼睛。
而孙亚宇却在一旁平静地看着这一切,仿佛倒在她面前的不是朝夕相处的室友。
更可悲的是,或许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被蒙骗喝下毒药的六名女生始终都不知道杀害自己真正的凶手是谁。
她能被相信吗?

不过对于孙亚宇的这番供述,警方并未确信,因为案发时所谓的详情全部都是她的片面之词。
每一件案件的侦破,靠的不光是犯罪嫌疑人的供词,更为直接有力的证据是物证。
眼前警方所发现的所有物证,都将作案凶手的线索指向孙亚宇,而不是她口中的刘珊珊。
那么,究竟是不是孙亚宇撒谎了呢?
经过警方的不断勘察,很快在现场又有了新的发现。



在刘珊珊宿舍的床位下,警方发现了一封遗书。
遗书内容主要是表明了自己自杀的意图以及其谋害六名室友的想法,从而间接地证实了孙亚宇在供词中提到的细节。
而且经过警方和专家的鉴定,确认了遗书的确是刘珊珊生前所写,而非人为伪造。
最终,经过法院判决,孙亚宇被判无期徒刑,后被减刑至15年,在2013年得以出狱。
许多人不禁感到好奇,身负着数条人命的杀人凶手,为何受到的刑罚如此之轻?
事实上,经过相关证据的指证,孙亚宇在这场投毒杀人的案件中充当了从犯的角色,应对被害人的死亡承担次要责任。
其次考虑到孙亚宇是未成年人,因此得到从轻处罚。



静海一中“七仙女”毒杀案发生后,考虑到其恶劣的影响和对未成年人的保护,案件许多细节并未能公开。
但还是在当地乃至全国范围内引发了巨大的关注。
有不少人还是质疑这起恶性杀人案件中存在着许多蹊跷。
十七八岁已具备成人思维的女生,如何能如此轻易地被蒙骗,最后落得无辜惨死的下场?
孙亚宇在这场案件中到底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所有关于她的辩白,都缺乏严密的逻辑证明。
案发两年后,法院也对该案进行了民事方面的判决。
规定共计赔偿一百五十万元,其中刘珊珊的监护人承担主要责任,赔偿金额占总金额的百分之四十五。
孙亚宇的监护人承担次要责任,赔偿金额占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五则由学校负担。
但尽管如此,几条年轻生命的逝去,和她们带给其家人带去的伤疤,却是永远难以愈合。
结语

而因琐事心生歹念,残害他人生命的案件也时有发生。
2004年,云南大学发生了震惊全国的马加爵事件,心理脆弱扭曲的马加爵仅仅因为同学的几句玩笑,就对四名室友痛下杀手,最终酿成血案。



2013年,复旦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林森浩因为与室友黄洋的一点小矛盾,就残忍地将从实验室中带走的毒物投入饮水机中,导致黄洋中毒死亡,最终被判处死刑。
种种血案的发生,无一不是因为负面情绪的泛滥,而产生害人的冲动,最终一失足成千古恨。
不仅毁了别人,也同样害了自己,留下的只有家人无尽的悲痛。



中国政法大学的罗翔教授在一档节目谈及法律与道德与人性的关系时,他曾说,
“每个人都是一个复杂的,内心时常有幽暗并且不断与幽暗作斗争的人。如果没有道德与法律,内心的幽暗将会彻底被释放。但法律也并非解决社会问题的灵丹,社会问题许多从道德等许多层面来得到解决。”
纵观许多恶性刑事案件的发生,追究其根源往往都离不开人性的弱点,这些弱点不仅包括对他人的漠视,还包括对自身阴暗情绪的放纵。
因此,如何正视自身的阴暗情绪,如何控制自身内心的幽暗,便成为很多人终其一生需要掌握的智慧。
所幸的是,得益于罗翔等专家教授在普法事业上数十年如一日的辛勤浇灌,越多越多的人开始重视法治知识的学习。
不仅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更在法治观念的指引下约束自身,为整个社会的和谐无形地增添了新的助力。
悲剧的发生带来的不止是遗憾,更重要的是对大众的警醒。



人类从来都是一种复杂的感情动物,无论是无私、勇敢、热情,抑或是自私、嫉妒、仇恨,都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正常的情绪表达,善与恶总是存在于一念之间。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理智往往能够战胜冲动,善意往往能够消融恶念,但同样有小部分人,在种种负面情绪的支配下越过了善的边界,沦为了被恶念绑架的魔鬼,最终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在法治建设不断完善的当下,我们希望如“七仙女”投毒案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我们也坚信愈来愈多的人能够克制自己内心的幽暗,成为我国法治建设路上不可忽视的一股强大力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恐怖故事:女生寝室之难道是诅咒?

下一篇:头发的故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5-19 17:05 , Processed in 0.351629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