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女子怀孕后总梦见胎儿要杀她,找人催眠治疗却招杀身之祸

2022-7-14 15:2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79| 评论: 0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师冀强 | 禁止转载

这件事是一次科室联谊的聚会上,听一位妇产科男医生讲的。

当时正值五一小长假之后,医院为了奖励我们这些个常年无休的医护人员,特意给急诊科室的医生和我们夜班护士开了后门,让我们去附近某景区旅游了一把。

我本来是不想去的,杜师傅的案子过去好几个月了,丝毫没有线索,我没什么心思玩。然而,我们办公室的李婷非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无奈之下,我只能去了。

我们大概三十多个人报了一个小团,坐大巴车两个小时达到景区,导游领着我们转了一会儿之后自由活动。我和李婷介绍的姑娘聊了一会儿,她被叫去拍照,我们才分开。我赶紧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下来待着。

给我讲那件事儿的男妇产科医生是家属,叫做李伟,当时他就坐在我旁边,我们俩干坐着挺尴尬,于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就说起了前不久发生的怪事儿。

“先说好了,你就当听故事,完事儿别到处去瞎说。”

李伟一再叮嘱我不要到处乱说,不知道他是故意在制造气氛,还是真有此事。我连连点头答应,于是李伟开始讲述这个故事。

1

周婷全身一颤,公交车停了下来。她看看四周,已经到站了,慌忙地下了车。大概是在医院检查了大半天,折腾得她太累的缘故。

周婷站在公交站牌前面,看着远去的公交车和身边来来往往的人群,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愣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了孕检单,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才发现丢在了车上。

周婷神情恍惚地回了家,这是一个三室一厅的温暖的家。老公打电话说一个月之后回来,周婷叮嘱了几句挂了电话。算了,回头再到医院要一张单子。

这也方便,因为她就是医院妇产科的医生。周婷毕业于市医科大学,以优异成绩在医院里找到了现在这份工作。

然而最近似乎很是不顺心,幸而还有一件喜事——自己怀孕了!虽然不能第一时间和自己心爱的老公分享这个美好的时刻,这天晚上她还是好好地犒劳了一下自己——还有腹中的小生命!

明天就要回母校报到了,她早就有回母校进修的打算,但是因为工作的原因一直没有时间。前几天医院里来了一对夫妻,妻子临盆在路上耽搁了很久,再加上胎儿体位不正等一系列原因,婴儿生下来的时候已经死了。虽然这件事周婷没有责任,但这对夫妻还是将周婷告上了法庭,由于证据不足败了诉。

遇到这种事情,对于一个刚刚毕业两年的年轻医生来讲还是打击不小。周婷当即向医院提出申请,到市医科大学进修一段时间。

周婷去菜市场买了西红柿和牛肉,作为妇产科医生的她当然知道西红柿炖牛肉最补铁。回到家里,周婷开始忙碌起来。做好了饭菜,简单吃了一点,周婷开始准备明天去学校报到的资料。

第二天的天气有点阴沉,就连树上的知了都懒得叫了!

周婷走在母校的林荫道上,大学时光历历在目。母校的样子没有太大改变,今天是周日,校园里有些冷清。周婷先到了教务处报到,说明了情况,并把医院的推荐信给了值班老师。那老师看完了信,用一种异样的眼神扫了周婷一眼。

“原来你还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啊!”

周婷听着这句话,觉得胸口一阵堵得慌,有种说不出来的憋闷的感觉,也许是天气的缘故吧。办完了一切手续已经下午五点多了,在学校里拜访了几个还在读研究生的同学,在餐厅里聊了很多,还相约什么时候组织一次聚会。

从餐厅里出来的时候是十点多,周婷把同学们送回学校,然后就驱车回了家。

公路上行人很少,只有几辆出租车时不时从周婷身边驶过。车里闷得很,即使开着空调,周婷也可以感觉到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粘糊糊的。

她关了空调,摇开车窗,一股湿热的风吹了进来,带着汽油的味道。闷热的感觉暂时缓解了。前边十字路口的交通灯变成了红灯,周婷将车停了下来,环顾左右,竟没有一辆车,只有她一个人停在这个十字路口。

前后左右的公路消失在路灯照不到的黑暗中,四周十分安静,只有汽车低沉的轰鸣声在耳边响着。周婷看了一眼路边的花丛,一下子像是泄了气一样瘫坐在了驾驶座上。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大脑开始变昏沉起来,汽车的呼噜声渐渐在耳边消失了。

交通灯终于闪到了2,她直起身准备变档,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红灯闪完1没有变绿而是变成了90继续闪着。

“怪了,不会是坏了吧!”她心里说着,两眼不自觉地朝周围望了望。街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去踩油门,但身体好像被什么东西缚住了似的动不了。她心里一慌,下意识地甩甩头,可任她使多大的劲就是动不了。

“怎么回事?”她大脑一片空白,额头上渗出了汗水。

握着方向盘的手冒出了汗,一种粘稠的感觉从手掌上传到大脑,立即有种厌恶感。渐渐地,空气好像凝固了一样将它周围的空间占得死死的。她渐感呼吸困难,身体越发动弹不得,就像整个人被放进了透明的石膏浆里似的。

周婷开始使劲挣扎,但手脚就是不配合,大脑开始混乱。突然,一个声音震动了耳膜,她停止挣扎认真捕捉着。

“咚……”

声音低沉短促,伴随着她的心跳,像是谁在敲打什么东西!

“什么?”她慌乱地胡思乱想着。

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仿佛就在耳边,但又似乎很远,时断时续的。

周婷心里像一堆蚂蚁乱七八糟。猛地一抬眼,后视镜中出现了一道鲜亮的血痕,不,准确地说是后车窗上出现了一道血痕。

一滴鲜红色的液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滴下来,落到后车窗上面,发出“咚咚”的声音,然后顺着窗户向下流着,同时许多的液体陆陆续续地滴到车窗上,打在玻璃上发出“咚咚”的声音。

顿时,一种莫名的凉意从脊梁骨直窜头顶,头皮也开始发麻起来。周婷胸部剧烈地起伏着,鼻翼猛烈地张合,汗水从脸上流到脖子上。突然鼻子一阵抽搐,一股浓烈的腥味直接流窜到肺里,胃也开始翻滚起来。

周婷发疯似的挣扎着,她手臂的肌肉剧烈地抽动着,但空气像是完全凝固似的不容他动分毫。红色涂满了车窗,从缝隙里慢慢渗进车里。她从前车窗看出去,红色的交通灯闪烁着,19,18,17……红色数字一秒秒减少,车里的红色液体像潮水一样一秒秒上涨,正把她淹没。

忽然,恐惧被一种似曾相识的温暖的感觉替代,包裹了全身,她慢慢地停止了挣扎。周婷渐感身体虚弱无力,像是被抽干了血一样,两眼沉沉地闭上了。

车窗外一道金光划过夜空,随之而来的是一声闷雷。周婷猛地从座位上坐起来,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车窗。雨点啪啪打在上面,断断续续的。她快速地瞟了一眼后视镜,后车窗上除了雨点什么也没有,这才重重舒了一口气,目光扫在交通灯上!

90!

刚刚的场景又出现在眼前。

她再次坐起身子,心跳不禁加快,略有迟疑地伸出手看看表:11:10。

“原来是睡着了!”她心里想着,用潮潮的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被车窗里窜进来的风一吹,不禁打了个冷战。

周婷神经质般地看看四周,还是没有任何人,她变换车档,猛踩油门,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2

周婷站在教学楼前的草坪上干呕了几下,头有点眩晕,两眼冒着金星。她用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然后抬起头来,一幢破旧的教学楼映入了眼帘。

这座楼坐南朝北,阴面的大门前很少人经过,毕竟藏有很多尸体的解剖楼不是什么好地方。今天是周婷入学的第二个星期五,她要完成导师布置的课题,这是她时隔两年后第一次踏入这座楼。

瞬间脑子里涌出了很多匪夷所思的故事!每个学校都会流传着几个毛骨悚然的鬼故事,何况还是一座医学校。

周婷环顾左右:没有人!

今天是星期五,学生们都没有课,周婷也只能趁现在来修自己的课程!

她踏上台阶,还没有进门,便闻到了一股福尔马林的药水味儿,夹杂着一股子湿气扑面而来。这是一座历史相当长的楼房,大门还是木制的框架,上面的玻璃窗有些松动,用来加固的泥子大部分脱落,露出了窗框上安置玻璃的沟槽。

一阵阴风吹来,晃动着大门,使得门上的玻璃发出“哐当”的声响。

周婷有些神经兮兮地推门走了进去,进门右边是警卫室,里面的老大爷听着收音机昏昏欲睡。她没有打扰他的美梦,在登记簿上写上名字走向了楼梯。

楼梯左边放置着一个一人来高的落地镜,周婷上楼前向左右两边昏暗的楼道看了一眼,然后走了上去。

她来到三楼,实验室在楼梯斜对面。由于周五没有课,这座本来就阴森的楼房更加诡异。地面不像新教学楼似的装着地板砖,而且水泥地面有的地方已经剥落,露出了里面的沙子。墙面上的白灰大部分都起了皮,一个个鼓包看得人极不舒服。

她来到门前,取出钥匙开了门。这是一间六十多平方米的实验室,由于提前和实验人员打了招呼,所以需要的实验仪器以及解剖的人体标本都放在了屋子中央的操作台上。

周婷将手提包挂在衣架上,然后穿上白大褂,来到水池前洗了手。水池在操作台右边,大概实验室的水池都这样吧,永远滴着水,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在不大的实验室里被无限扩大。

这里实在太安静了!

周婷长长舒口气,想要让自己放松一下,随后目光落在了操作台上。操作台是一个半米高的台子,此时上面盖着一块白布,白布上还有几个红点!

周婷走到操作台前,检查了一下旁边的仪器,戴上口罩和手套,将记录纸放在右手边上,然后准备试验。她拉住白布的两个边角,慢慢掀开,下面人体标本的头部露了出来。

一个女人?

一个女孩!

昏暗的灯光下,女孩蜡黄的脸上毫无血色,但是掩盖不住她的美丽。丰满的身体由于福尔马林的作用显得有些萎缩,以至于某些部位的皮肤出现了褶皱。

但奇怪的是她的乳房十分饱满!

为什么奇怪?

周婷把目光移开她的胸部,皱了皱眉头。随着白布继续被掀开来,一个完整的裸体标本展现在周婷面前,她的目光又落在了标本的腹部。周婷双手一抖,白布重新落了回去。

周婷眼前一花,她甩甩脑袋!

也许是最近妊娠太激烈了吧!

她安慰了一下自己,再次试着将白布除去,然而……

操作台上的人体标本就是一个怀孕的女孩!

周婷耳朵里“轰”的一声,这不可能,怎么会有人把一个怀孕的女孩做成标本?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女尸,脑海里闪出了十几年前的那一幕!

“小婷,救救我!”

周婷身体有些打颤,不禁向后退了两步。

水池的滴答声仍然是这死寂的教学楼的主旋律,单调,沉闷,乏味!

突然,女尸的腹部蠕动了一下,然后一股腥臭味瞬间弥漫了整间实验室。周婷只感觉鼻腔里被什么东西冲了一下,直窜入大脑,然后整个肺部极度萎缩。

“咳咳!”

周婷捂着鼻子,厚厚的口罩使她有点喘不过气来,但她还是使劲捂着!目光重新回到操作台上,顺着尸体不断蠕动的腹部往下看,双腿之间的台面上流出一滩黄色的液体,慢慢地流进了水池。

周婷终于忍不住干呕了起来,她想要冲出去,但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两只眼睛仍然注视着台上的尸体,似乎这具尸体真的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似的。

尸体的腹部也开始了剧烈地上下翻动,双腿在黄色液体的润滑下缓缓向两边张开,大量的液体从产道里流出来,飘散着福尔马林和羊水的奇怪的味道。

腥腥的!湿湿的!温温的!粘粘的!

“嘶嘶嘶——”

一声皮肉撕裂的声音,像一把生锈的锯子蹭过周婷的脑仁儿,让她不禁全身打了个冷战,鸡皮疙瘩立即立了起来,头皮一阵发麻,好像被成群的蚂蚁啃食似的。

尸体的双腿再次打开了一些,产道再次“嘶”一声裂开,然后是几声“咕嘟咕嘟”的声音。

突然,一个巴掌大小的小圆脑袋从产道里挤了出来,整个脑袋外面包裹着一层黄色的液膜,眼睛还没有睁开,鼻子一张一合,似乎在尝试着呼吸,但是却被液膜糊住了。

目光向下移动,落在了这个脑袋的嘴上!(原题:《血胎》,作者:师冀强。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众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废弃医院的诡异经历,胆小勿入

下一篇:我潜伏妇产科门外,只为找那群专门“杀小孩”的人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10-7 08:24 , Processed in 0.294586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