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凶宅很可怕?有残秽的土地了解一下?

2022-7-15 07:2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5| 评论: 0

【高能E蓓子】系今日头条签约作者,此文为高能E蓓子原创,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转载请后台联系,但欢迎你们转发到朋友圈。

这几天的“凶宅”系列大家看得爽不爽?

“凶宅”背后藏着幽灵诅咒?可能只是一种心理圈套

今天,我们用一部电影来告诉你,凶宅的最高境界到底是什么……

《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







凶宅可怕,有“残秽”的土地则是恐怖的循环

《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是《咒怨》式的解谜结构,没有突然爬下来的伽椰子,可慢慢滲透的恐惧感,也让人瑟瑟发抖……



怪谈爱好者久保小姐住进的单身公寓里,卧室地板发出了“擦、擦、擦”的声音……



后来她终于发现是一条年代久远的和服腰带与地板摩擦的声音,久保成功脑脑补出了一个女人挂在天花板上晃荡的画面

离奇的是,怪谈小说家结子两年前收到的投稿里,也有类似的怪事。

一对母女住在公寓,母亲会听到摩擦的声音,女儿则会经常盯着天花板看,并说上面有“秋千”。



本来以为只是小孩子胡乱想象,结果一转眼,女儿嘴里念叨着“秋千”,手上用绳子勒住粉布偶兔左右摇摆

关键是,母女所在的地址,和久保一样,只是房间号不同。

随着他们的深入调查,怪事陆续有来。

前住户在202室住了四个月,经常半夜听到婴儿啼哭声,他搬到新公寓后不到一个月就自杀了。



201有新搬进来的一家人,也经常接到公用电话打的“恶作剧”电话。



问时间或者借灭火器

很快他们发现,这不是一个屋子的问题,这是整栋楼都有问题啊!

久保和结子开始把探索范围扩大到“土地”,结果发现了更多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小井家”住着独居的老人,他说讨厌缝隙,就用垃圾把家里堆满,最后死在了垃圾堆上。



“根本家”一位老年痴呆的婆婆常年趴在走廊上听“猫叫”,还会往地板缝隙里塞猫粮。



有没有想起了《咒怨》?

“川源家”的问题少年,把母亲推下楼梯,点着了被子引起了火灾,而这个少年还有一个嗜好,就是爱接打电话……



想想201室接到的骚扰电话,问时间,借灭火器……

猫叫,楼梯,母亲什么的,听起来就很《咒怨》。

但这里的结界比《咒怨》更复杂。他们发现,这里是两大户人家的地分租的,一个根本家,一个高野家。



高野家的母亲,在女儿结婚当天在卧室上吊自杀,和屋里吊着的女人衣带摩擦地板的场景不谋而合。

老太太生前还说,“半夜婴儿会从地板涌出来哭”,“涌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场面?



久保的同行替她联系到了发生在“千叶废屋”的“婴儿涌出地板”怪谈,两件事情发生在不同的地方,看起来没有关联,可是……

千叶废屋,真的有一个女人,把孩子杀死埋在地板下!



据说她被抓之后,招出了更严重的罪行,原来每年她都会生孩子,然后把婴儿杀死,尸体埋在地板下,而她当年居住的地方正是后来的——高野家。



所以这是婴儿的冤魂夺命?不,故事还没结束。

久保学校的怪谈团队也开始调查,发现这里曾是一户叫吉兼的家庭,有一个15岁的男孩突然精神病发,殴打家人,还曾放火烧过家,后来被监禁在自家的地下监狱,经常徘徊在地板下……



对上号了对上号了,这就是川源家殴打母亲并且放火烧家的问题少年啊。

不仅如此,杀婴女在报告中说她是听到地板下声音的指引“烧吧,杀吧”。



根本婆婆趴在地板上听的“猫叫”会不会也是这个徘徊在地板下的男孩?



以及用垃圾堆满所有缝隙的老头儿,是不是也在躲避地板下传来的声音呢?

顺着线索大家最后发现,事情得追溯到明治末年。

奥山家经营的煤矿起火,为了控制火势蔓延,主人在上百名矿工还没有逃出来的情况下封闭了洞口,于是矿工们被活活烧死,死前各种凄厉绝望地叫喊……



到此,真相总算大白了吧,所有奇怪的事情,都是”残秽“造成的。

人会在死去的土地上留下残秽,而不幸沾染上残秽的人就会成为新的宿主,就像这片土地上的居住过的每个人,不管轮回了几个时代,这份残秽依旧在感染直至死亡,细思恐极。

所以,调查小分队只是弄明白了残秽的源头,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久保说新的公寓还是会听到声音,别的房间的住户搬出去不是自杀就是杀了全家。



结子家的声控灯会莫名其妙的亮起来,最后接到了打来问时间的公用电话。



上一家接到电话的已经全家死亡了

协助调查的小说家半夜被吊在房顶上晃荡的女人死亡凝视。



而留在办公室编辑稿子的小编直接被鬼影拖走……



拜托拜托,我啥都不知道!






这些案件脑补起来就头皮发麻

说起来,日本的怪谈类故事和影片可以说非常优秀,而且很多都是取材自流传民间的故事和真实社会事件。



《残秽》原著作者小野不由美也写过类似《怪谈新耳袋》的短篇集《鬼谈百景》,图为电影《怪谈》

影片中的地板下藏婴儿尸体,日本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

前段时间,东京一名30多岁的女子在当地购买了一间较为老旧的房子(可能也是因为便宜),结果在打扫翻新的时候,从地板下挖出了7具婴儿的尸体。



据说就埋在洗手池的下面,6个装有福尔马林和婴儿尸体的玻璃瓶,其中1瓶塞了2具婴尸,最大的尸体约有30公分长。



不过警方调查结果称,前房主家的老一辈曾在这开过一家妇产科医院,这栋房子以前也归医院所有,就是当事人多年前去世了,所以也只能判定这七个尸体是流产或者死胎标本了。



至于为何要把标本埋在屋内地下,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有婴尸的加持,不少人表示这里能听到婴儿啼哭的声音……

其实就算不是他杀的冤死婴儿,这种诡异的“标本”埋在屋里多年,估计房主的心情也很沉重吧。



去年日本还发生过一桩震惊全世界的“座间九尸命案”。

在座间市一间租赁公寓里,警方发现了9具男女尸体,房间的冷藏箱里还有两个被切割下的头颅。



之所以会案发,是因为最后一名被害者的哥哥报案,警方才开始调查。

结果发现,杀人藏尸的凶手,竟然是别人眼里“很乖”的年轻人白石隆浩。



白石隆浩看起来不阴沉,就是案发前曾经流连风俗店,还因为违反了“职业安定法”被判缓刑;判刑后他没有工作,一个月之后,他开始在推特上找有想要自杀的女性交流。

他租下了公寓二楼的一间套房,约来第一名受害者,这位受害者还为他付了51万日币作为租公寓户头的金额。

但没想到受害者居然带着男友来,第一次没能行凶成功。第二次单独约受害者出来,白石才对受害者施暴并勒死,怕男友来寻找发现,又把男生也杀掉。



被杀死的九位年轻人,他们被凶手杀死后在浴缸里分尸

为了更容易找到目标和满足变态欲,凶手专门在网上找有表现出“想自杀”的女性,约他们出来“一起自杀”,但其实凶手的目的,只是想对女性施暴和拿走他们身上的钱。

杀人后,凶手把尸体放在浴缸里分尸,一些尸块抛到后山,邻居还曾闻到他的房间发出恶臭。



凶手最扭曲的表现在于,他的房间仅有13.5平方米,而这小空间里就放了九个藏尸大箱子,这意味着凶手是和尸体一起呆着的。



而且警方还发现了空箱,这些空箱是凶手为下一位受害者准备的,这意味着,只要不被抓,凶手不会停止杀戮……

事后,这间房子自然变成了凶宅。



根据地址我们在网站上找到了这间“事故物件”

但还没完,网络上有人说,这栋公寓本来就比附近的便宜,因为一直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们在网站上查了一下,结果……

这栋公寓几年前就出过事,曾经有过一个“发现尸体”的案例。



标红的地方是九尸命案房……看到这里我汗毛都竖起来了,有评论区说死者是“孤独死”

所以,这是“残秽”的现实版么?






没有结局的悬案,会变成残秽吗?

在日本,令人发指的凶案还有很多。

比如之前我们在专题里提到的北九州杀人案件,在如今看来完全是匪夷所思。

凶手松永太靠着自己的一套“心战”话术,竟然让女友的一家人“顺从”地被监禁起来,日常遭受电击和饥饿的折磨,最后在身体极度虚弱和精神崩溃的情况下死去。



还有案情超级烧脑复杂的“尼崎杀人事件”,案件时间跨度长达31年,涉及至少5个家庭,8人死亡3人失踪。



凶手竟然是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角田美代子,她是在日韩国人,用自己的一套手段控制了多个家庭,甚至还洗脑了一些成员伤害自己的亲人。



过程实在太复杂捋不清,以后有机会再细说

这些案子都涉及了复杂的心理操纵术,把原本温馨的家庭变成了人间地狱,但还好摧毁生命的恶魔已经被抓。

而一些案子,则可能成了永远的悬案……

比如名古屋孕妇被害案。



图为《维多利亚一号》,叶璇演的孕妇也惨遭杀害

上班族守屋靖男和平时一样,每天打两通电话回家,因为他的妻子守屋美津子已经超过预产期五天了。

奇怪的是,下午一点的电话里美津子还在回答说“没有开始阵痛”,结果六点多守屋靖男下班前再打,电话那头没人接了。

守屋靖男下班后回公寓,发现门竟然没上锁,走进屋内,他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他们住在这栋公寓的2楼

而房间里的场面令他震惊,妻子躺在血泊中……脖子上缠绕着电暖炉电源线,婴儿满身是血在地上哭。

守屋靖男立即准备打电话报警,却发现电话不见了……事后尸检发现,电话被塞进了美津子的子宫里,里面还有一个米奇钥匙圈。

唯一庆幸的是,孩子没有大碍,活下来了。

事后警方开展调查,丈夫也在嫌疑人之列,可是他在上班,有不在场时间;

只有两位目击者分别在下午分别一点多和三点多的时侯,看到有两位可疑男子站在门口。

而最后这两位男子也没有找到,凶手到底是谁,至今没有定论,到了2003年3月18日,这个案子已经过了刑事诉讼时限,无法再被起诉。

这个案子,真的是看得我非常揪心,本来妻子还沉浸在期待小生命降临的喜悦中,没想到被莫名闯进来的凶徒杀害了,死后身体里还被塞进了东西。



《维多利亚一号》

凶手唯一的良心,或许是把孩子剖取了出来,给了他生的希望。

但这并不能成为凶手逍遥法外的理由。我也不知道这起悬案还有没有揭开真相的机会,或许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谜团。

类似的谜案还有很多,有的是凶手已经确认,可也没有人能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就像和《咒怨》剧情极度相似的中津川一家灭门案,凶手原平杀死了五名家庭成员和两条爱犬,可是什么要杀死他们,为什么唯独留下了妻子……这些都随着凶手一起永远埋葬了。



《咒怨》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发生过凶案的这些房子,都成了日本记录在案的“事故物件”(翻译过来就是凶宅的意思)。



日本有一个专门标记凶宅的网站,记录了日本所有“非正常死亡”的房子

和中国一样,日本人对凶宅也很忌讳,所以房子变凶宅,也是要贬值的。

许多人会把房子用超低价卖出,吸引地产商购买,地产商也不会直接重建,而是把房子拆了变成空地,直接转卖地。



网上还流传过日本曾经招聘“凶宅试住员”,通过试住来表示房子是没事可以住的

土地一层一层地转卖,卖到价格差不多回升了买家才会开始重建,找些僧侣来祈福,就可以改头换面用正常的价格出售了。

所以“残秽”这种东西其实也有一个心理期限,或许,这本来就是心理上的一种圈套,用唯物主义眼光看来,一个物质消亡以后,构成这个物质的原子进入循环,但再也不可能拼凑出原本物质的样子和意念。









E姐彩蛋:

最后来一个“真实故事改编”。

《鬼家怪谈》里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女高中生离奇失踪,警察怎么也破不了案,后来她原本住的公寓开始有怪事接连发生,进去的租户都死于非命。



故事一开始,父女俩是因为经济的原因不得不选择便宜的房子租住,他们对过于便宜的房子并没有起疑心。






去看房子的途中,房东十分热情,一听他们喜欢房子就高兴得不得了。

一切安排妥当,但是,女儿一回头却发现房子外站着一个女生在看她……



原来这个女孩就是离奇失踪的女高中生,对公寓里的人有着一种莫名约束。

如果新的租户没有搬进来,旧租户搬走,死。晚上12点之前没有回公寓,死。



房东本人在这栋房子里也不太好,每天都要向军人的灵魂行礼。

偏偏有的租户不信邪,因为公司调动的原因要搬去另外的城市,结果一家三口在异地餐厅被杀死。



餐厅停电了,那个女生开始出现在镜子里。



爸爸妈妈接连被她害死。

后来索命女生出现,从门中探出半个头,男生也凉凉了。



然而,最后结局来了个大反转!女儿找到了失踪的高中女生,原来她被继父先奸后杀砌在墙里。

而这位新搬进来的女儿也有同样的经历……



索命的女高中生,看到这一幕,难过地流泪了。






后来帮助女儿杀了父亲,故事温馨地结束了。

最后我们来一个讨论题——

如果有一间房子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但发生过“非正常死亡”事件,售价非常低(在你能负担的范围之内),你会买吗?




                做有深度的心灵SPA和有格调的故事

        喜欢请分享哦!么么哒!

        E姐换新Logo咯!各位闺蜜认准正版↓↓↓



        都市男女的心灵SPA

        以学术的严谨看贵圈

        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废弃医院的诡异经历,胆小勿入

下一篇:被鬼欺负,怀胎十月,可孩子却生不下来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10-7 08:39 , Processed in 0.562599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