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校园故事(血染的棉袄)

2022-7-15 09: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06| 评论: 0

陈阿龙是独生子,他在家里可算小皇帝,但在学校却属小奴隶,常挨打受气,为什么?因为他口袋里零钱多、零食多,一些高年级学生,常缠着他“借”钱用,讨吃的。有时拿不出,还得挨巴掌。他汇报过老师,几个高年级学生也向他赔礼道歉过,但他出了校门,还是照常受欺负。他为了寻求保护,就跟校外几个中学生交了朋友。从此以后,谁也不敢惹他了。
可是这几个中学生有偷摸行为,虽然陈阿龙看不惯,可又不能和他们分手,因为还得靠他们保护。他生来胆小怕事,不敢偷。何况他不愁没钱花,也犯不着偷。可哥儿们在一起,不下水行吗?
开始,他只是帮哥们探探路子望望风,后来也壮着胆跟着干了。他们这一伙,大东西不敢偷,只是捞几只苹果、生梨什么的。有时大家还要比比本领,寻寻开心呢。天长日久,陈阿龙竟对小偷小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几天不偷,就心里闷得慌,手儿直痒痒。
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天,陈阿龙吃罢午饭和他的哥儿们来到一个水果摊头,由他望风,王林生跟卖主讨价还价。赵纪平一只手假装挑选苹果,另一只手缩在长长的袖子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了三只大苹果。
三个人啃着大苹果,肩并肩儿,沿着河滩走,胡乱地唱着,好不快活!
前面有所小学,围墙上有个洞。三人探脑袋一看,操场上竖着两个篮球架,空荡荡的,没个人影儿。赵纪平叹口气:“唉,要是有只篮球玩玩多好!”
王林生拍拍两个伙伴的肩膀:“瞧,那玩意儿不比篮球好?”说罢,神秘地挤挤眼。
陈阿龙一看,唷,篮球架上吊着件破旧的黑棉袄,这衣裳的主人,是要趁这好太阳晒晒哩。王林生的眼神,两人一看就明白:是要摘下黑棉袄换烟抽。立刻,三人钻进了操场。
他们先捡块石子儿假装投篮,见四下无人,便一个个跑步、起跳,捞那件黑棉袄。黑棉袄挂得高,一个个跳得气喘喘的,也没摸着边儿。赵纪平朝地上一蹲,拍拍肩膀:“上!”王林生猴儿似的,朝他肩上一站,轻巧地摘下了那件黑棉袄。
王林生抱着黑棉袄,弓着腰,兔子似地钻出围墙就跑。赵纪平猎狗似地追了上去。陈阿龙犹豫了一会,也跟着去了。王林生沿着河滩,一边跑,一边掏黑棉袄口袋。赵纪平见了,气得大骂:“狗儿东西,不许掏包!”
原来,他们有个规矩,合伙偷得的东西必须平分。可王林生不讲义气,却先掏起了口袋。三人奔到一座桥洞下,王林生扔下黑棉袄,朝草地上一躺,懊丧地说:“晦气,什么也没有!”赵纪平不信,
“别来这一套。识相点,拿出来!”
王林生怕吃拳头,只得从口袋里掏出揉烂了的牛皮纸信封说:“拿去,这又不是皮夹子!”
陈阿龙拣起黑棉袄一看,一愣,似乎在哪儿见过,可一时又想不起来。他再接过牛皮纸信封一看“秦淮河小学李云良收”。啊,这李云良不就是会计李伯伯吗?再一看那衣领和肩头,还有没洗净的血迹呢。他想起了那天李伯伯救他的情景。
那天傍晚,陈阿龙独个儿回家。他刚走进一条小巷,冷不防从电线杆后面窜出两个小青年,一前一后夹住他,要借他刚买的电子表藏戴。陈阿龙不肯。两个小青年不由分说,动手就抢。陈阿龙急得哇哇大哭。
正在这时,有位走路一跛一跛的老人,从巷口赶来。他大喝一声:“干什么的?”两个小青年嬉皮笑脸地说:“闹着玩儿!”
老人走上来,一把揪住一个青年的衣领,怒斥道:“没王法了!大白天拦路抢劫!走,跟我到派出所去!”
两个小青年一看苗头不对,相互一使眼色,将老人掼倒,扭头便跑。
老人被摔倒时,一头撞在墙上,顿时血流满面。陈阿龙吓呆了,急得不知如何是好。老人掏出手帕,捂着伤口,挣扎着站起来说:“孩子,抉我一把!”
陈阿龙扶起他一看:哟,这不是学校总务处的会计李伯伯吗?他瞧着李伯伯血糊糊的脸和血迹斑斑的棉衣,眼里闪着泪花,难过地低下了头。
李伯伯却笑笑:“没事,只伤着点皮。”说着又招呼陈阿龙“孩子,我送你回家!”
李伯伯将陈阿龙送到家门口,指指自己的腿说,“孩子,你自个儿上楼吧!我腿不便,不送你了。明儿见!”
从此,陈阿龙把李会计当作救命恩人,碰到他,还毕恭毕敬地喊声“李伯伯”呢。可后来,李会计不见了,据说是生病回乡下老家休养了。
现在,陈阿龙捧着黑棉袄和牛皮信封,一屁股坐下,拆开信看起来。这是李会计的一位好朋友写给他的,信不长,只讲了一件事。
老李:
读了你的信,我偷偷地哭了一场。天老爷为什么不长眼,偏偏让世上的好人得这种不治之症呢?你把这不幸的消息只告诉我一个人,我谢谢你的信任。不过请听我一句话:别再工作了,回乡好好休养吧!
你说你一天也离不开学校,一天也离不开活蹦活跳的孩子,那么,趁暑假,你到我这儿住两个月吧!医生认为你暂时不开刀为好,那就吃中药,兴许能防止癌细胞扩散。我这儿有个秘方:用月季花的花瓣晒干、磨成粉,加冰糖...
陈阿龙读到这儿,再也看不下去了。他呆呆地看着微微荡漾的河水,心情难以平静。他想:如今,这黑棉袄就在身边,李伯伯也许就在那小学里,该不该去看看他?
陈阿龙正想得入神,没想到王林生拎起黑棉袄说“留着没用,扔到河里,看能漂多远!”
“别动!”陈阿龙夺过黑棉袄,怒吼了一声。
“你这是怎么啦?”王林生惊奇地问。
“你这家伙不讲义气,人家生气了!”赵纪平一旁打圆场,拉着满脸不高兴的王林生走了。
河滩上就剩下陈阿龙一个人。他双手枕着头,闭着眼,躺在草地上,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里。不一会儿,他只觉得眼前一片红色,象一团团火在燃烧。熊熊烈火中,有位老人一跛一跛地走来,他穿着带血的黑棉袄,瘦瘦的、带血的面孔上却露出了微笑。
“李伯伯!”陈阿龙猛地坐了起来,大声喊着。可是什么人也没有呀!唉,真怪,刚躺下一会儿,难道就会做梦么?
陈阿龙拆开信又细读了一遍,小心翼翼地放进自己口袋里,这才挟起棉袄,去找李伯伯。
陈阿龙由原路钻进操场。他想将棉袄挂回原处,再去找李伯伯。无奈篮球架高,够不着。他正一筹莫展,忽听身后一阵哈哈的笑声:
“哪儿来的小雷锋,帮我收衣裳呀?”
陈阿龙扭头一看:呀,正是李伯伯!他迎上去,喊了声.“李伯伯!”
李伯伯抚摸着他的头,和蔼地说:“好孩子,还认识我?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陈阿龙低下头,吞吞吐吐地说“我...我来找个同学,看见地上有件棉袄,我就...
李伯伯掸掸棉袄上的尘土说:“走,屋里坐!”他领着陈阿龙,穿过一排教室,来到校门口的一间小屋里。陈阿龙奇怪地问“李伯伯,你不是生病回家了吗?怎么又到这儿来了?”
李伯伯笑笑:“在家闲得难受。这儿缺个看门打钟的,我就来了。”说罢,从篮子里拿出一只大苹果,一边削,一边说“孩子,咱俩有缘哪,瞧,这么巧,又碰上了!”
陈阿龙啃着甜滋滋的苹果,心头却酸溜溜的。他忍不住问:“李伯伯,都说你得了病。到底是什么病?要我帮忙吗?”
李伯伯一边掏黑棉袄的几只口袋,一边吱唔着:“没什么大病。咦,信呢?”
一提信,陈阿龙呆了。哎呀呀,刚刚性急慌忙的,信揣在自己口袋里了。他掏出信,乖乖地说:“李伯伯,信在我这儿”
李伯伯一见,那瘦瘦的脸上,显出惊奇的样儿:“信,怎么会....会到你手里?”
陈阿龙低着头。他真想把心里话儿全跟李伯伯说了。可话到嘴边,他又咽回肚里。他另编了段词儿:“我看见信从口袋里露出来,上面有你的名字,李伯伯,我一定替你保密!”
李伯伯一听,那满是皱纹的脸,笑得象朵大菊花。他一把搂住陈阿龙:“好孩子,谢谢你!”陈阿龙仰起头,恳切地说:“李伯伯,你要的月季花瓣,我到公园给你偷,保证够你做药!”
“嘘”李伯伯捂住他的嘴,“孩子,快别这么说。即使有救命的灵丹妙药长在大路边,咱也不能偷!”
“那...陈阿龙眼圈儿红了,“我们一块儿去讨。人家不肯,咱下跪也行!”
李伯伯被感动了:“好孩子,有你这份诚心,我心里舒坦了。好吧,待我请个人来替我看校门,咱爷儿俩去公园讨花瓣!”
正巧有位老师进来。李伯伯向他交代几句,挎上竹篮,扶着陈阿龙肩膀,向公园走去。
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极了。陈阿龙紧紧地依偎着李伯伯,感到那么亲切、温暖。他忽然提出个怪问题:“李伯伯,我们班上有几个同学得了种怪毛病,有药治么?”
“什么怪毛病?”李伯伯弯腰问。
陈阿龙不敢抬头,只是看着脚尖儿:“他们总喜欢偷人家东西,几天不偷,心里就闷得慌,手儿就痒痒。”
“嘘”李伯伯笑了,“有这怪毛病,那可不好。病重了,会让公安人员用手铐子铐起来,然后再让他去种地呀,做工呀,那样心就不闷,手也不痒了。”
“要是刚刚犯这毛病,该怎么办?”陈阿龙问。
李伯伯低头看看他,意味深长地说“我这儿有个秘方,你代我告诉这些人。不告而取谓之偷。即使有救命的灵丹妙药长在大路边,那也不能偷。偷了灵丹妙药,就算治好了病,灵魂早臭了,谁喜欢?”
陈阿龙听了,站在路边,沉默不语。李伯伯轻声儿问:“孩子,我说的这秘方记住了么?”
陈阿龙一抬头;猛地一抹眼角,哽咽着说:“记住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真实校园灵异事件之校园鬼魂!

下一篇:再回忆!让人怀念的校园10大趣事,其中5大趣事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10-7 07:15 , Processed in 0.251915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