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入土不安!殡仪馆诡事

2022-7-15 18:1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6| 评论: 0

威廉在某医学院毕业后,就没有选择去医院工作,而是直接跟着父亲老威廉一起进入殡仪馆工作。可是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后老威廉就病世了。
  



  威廉的父亲在快要闭目的时候,跟威廉说道,以后我不在了,你谨记只能凌晨0点至3点工作,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改变这个规则。还好,殡仪馆的老板也是个迷信的人,况且殡仪馆的员工本来就难招,而威廉又一直跟着父亲身边学习,给尸体修复化妆的手艺那是又快又好。
就这样,威廉在殡仪馆一干就是八年,在这八年期间也是平平淡淡。随着工资上涨,他不但买了房和车,还娶了一个婀娜多姿的老婆,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有天夜里凌晨0点的时候,威廉和助手海伦娜穿上防水的靴子和工作服,进入地下室,开始给冰柜中的尸体做修复化妆的工作。海伦娜是新招进来的员工,由威廉带了两个多月,两人配合得还算默契。突然,海伦娜手一抖,工具掉在了地上。威廉当时就吓了一跳,皱着眉头问:海伦娜你“干吗?”这样子会吓死人的。
  
  “老师,第13号柜子好像有声音!”海伦娜哆哆嗦嗦地说道。
  



  “瞎说什么,你又不是今天刚来的,”威廉捡起地上的工具,呵斥了海伦娜一番。
  
  经过3个小时的时间,9具尸体防腐及修复化妆的工作全部完毕。然后下班走人,没有我们什么事。等到5点的时候,就会有其他员工将尸体抬进冷藏柜保存了威廉拍了拍海伦娜的肩膀,示意她可以回家休息。
  
  刚准备开车回家的威廉这才发现把车钥匙忘在地下室中了,于是打算回去拿。当他打开门走进地下室,刚到自己的储物柜正准备拿起钥匙离开时,突然听见了“咚咚咚”的声音从冰柜那边传来。这一下犹如石头破开平静的湖面而产生波澜一样,让他浑身颤抖跟得了帕金森一样,但是他还是心一横提着胆子走了进去,顺手拿起储物柜子旁边的一把铁锹,走向冰柜,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有些变态会有些特殊的爱好。
  可当威廉走近的时候发现冰柜旁边并没有人,而那个声音也停了下来,对冰柜已经无比熟悉的他很清楚,确定声音是来自13号冰柜。威廉突然想起今天海伦娜说的话,内心更是惶恐不安。当他一咬牙一跺脚慢慢挪着跟石头一样重的脚朝13号冰柜走去的时候。手机突然响起了来电铃声,把威廉吓得都快尿裤子了,当他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妻子安妮打过来时。他平复了下心情,接了电话,安妮在电话的那头说家里有急事,叫他赶紧回去一趟。
  威廉也顾不得眼前这灵异的事了,连忙放下铁锹,扭头就往外跑,上了车急急忙忙往家里赶。
  
  威廉的妻子安妮是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文化程度不是很高,但是她贤良淑德,唯一的缺点就是特别迷信,甚至都有点疯狂。平时晚上,威廉一出门去上班,安妮就立即起床,拿着十字架在耶稣面前祷告,说是能让耶稣保护威廉,这让威廉也是啼笑皆非。但见老婆一脸正经,威廉又不好说什么,怕寒了妻子的心。





  威廉停好车,刚下车,就瞧见隔壁房子紧闭的大门,就皱褶眉头。他搬来这里已经一年多了,却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邻居,偶尔会看到房屋内的灯光亮着,但都是在凌晨。
  
  当威廉掏出钥匙开门的时候,他看见了隔壁的门缝边有一丝丝的亮光,还有一股糊臭味传来。这亮光看起来不像是灯光,倒像是火光。心中虽然狐疑,但想起妻子说起的急事,他也没有心思在意隔壁的诡异情况。不敢怠慢,连忙打开了门,回了家。
  其实安妮哪里有什么急事啊,她跟说威廉说道,平时3点多你就会回来,今天晚上都3点半了还没见你回家,而木十字架又在这个时候无缘无故的开裂了,我怕会有什么不好的事会发生,所以打了电话让你回来。威廉抱着安妮叫她不用在担心了,自己这不是回来了嘛,然后安慰了好一会儿安妮才在威廉的怀里沉沉地睡去,他自己也是眼皮泛沉,然后闭上眼,还睡着没多时,迷迷糊糊中,他闻到了房间中有一丝什么东西烧糊的气味,又想到今天13号冰柜的诡异情况,他的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
  
  隔天,半睡半醒的威廉就接到了殡仪馆打来的电话,说有非常要紧的急事,让他赶紧过来。
  
  威廉挂完电话,便穿衣服便往外走。刚出门,他正好撞上了隔壁的邻居开了门,这是一个穿着破旧黑风衣的老年人,他好像是要出门,一见到威廉,就立即转身进了屋里。在门快要关上的那一刻,关门时带来的空气流动传过来一股糊味,威廉顺势瞟了一眼。威廉看见,黑衣老人家中,客厅中央放着一个火盆,里面还在烧着什么东西,好像闻到的糊味就是从火盆里传出来的。威廉并没有在意,火急火燎地回到殡仪馆,发现殡仪馆门口停着一辆警车。他走到老板的办公室,海伦娜已经坐在里面,坐在旁边还有两名警察。见到威廉走进来,两名警察立即站了起来,用一种打量嫌疑人的目光扫视着他。
  
  威廉被这种眼神看得心里很不自在,但还是坐了下来。老板说明了情况,原来昨天夜里发生了一起性质恶劣的盗窃尸体案,13号冰柜的尸体被盗走,经过警察勘查,地下室并没有发生异常。
  
  接着威廉接受了警方的审问,心中就想着:13号尸体又不是什么宝贝,也没有什么镶金牙,再说放了十多年都没有人认领,又不是刚去世的年轻女姓,费钱又费力的,人家干吗要偷它!
  很明显,威廉昨天夜里和海伦娜在一起工作,又有监控视频作为不在场的证据,嫌疑自然被洗脱了。
开车回家的时候,他车子正好没有油了,就在路边的加油站加油。
  加油站旁边是一家烤肉店,店员正忙着烤羊肉。闻着传过来的肉焦味。威廉感觉胃里一阵翻涌,因为他突然想起这味道竟然和隔壁的那股糊味很像!
  



  想到这里,威廉也不管汽油有没有加满,直接拔卡,上车发动了汽车,准备回去看个究竟。车子还没有停稳,他就看见隔壁黑衣老头神色慌张地领着密码箱走了出来。威廉心生怀疑,想跟过去瞧瞧,却被老头身后的另一个身影给吸引住了。因为那个人竟然是他的助手,海伦娜!!!
  
  只见海伦娜挎着包,蹑手蹑脚地跟在了黑衣老头身后。威廉也不动声色跟着他俩走了过去。
  
  黑衣老头拎着密码箱,快步走到了社区旁边的一条下水道入口。等威廉走近一看,他发现海伦娜偷偷从包里拿出摄像机在拍照,而威廉看到这一幕,实在忍不住,一拍海伦娜的肩膀:“你在干吗呢?”
  



  海伦娜被威廉这一举动着实吓一跳,扭头一看是自己的老师,她拍着胸口说:“老师你吓死我了!”
  
  就在此时黑衣老头已经丢完东西走了,海伦娜和威廉交流起来。原来海伦娜是一名记者,她这次偷偷到殡仪馆做暗访,原本是想写一份关于殡仪馆工作人员生活的文章,没想到竟然遇到了诡异的盗尸案,而这种新闻素材让她很是兴奋。说不定会因为这件事而让她从此出名。
  
  今天威廉给警察做笔录的时候,她一直在旁边听着,从中分析出来了线索。刚开始她是怀疑威廉的妻子安妮的,于是她来到了威廉家,却意外地从隔壁房子闻到了肉被熏烤的糊味。然后,她又看到隔壁黑衣老头从屋里走了出来,她就赶紧跟了过去,后面就发生了威廉所看的那一幕。
  
  威廉不得不佩服海伦娜的勇气,身为一个女性,胆子跟男人比都不遑多让。两人一商量,都觉得这件事必有蹊跷。威廉听了海伦娜的劝说,虽然心中还十分好奇,但还是拿起手机报了警。不过片刻,警察就来了,他们从下水道掏出了一个个黑袋,打开一看,就连警察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有些刚来实习的警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当场胃里翻江倒海,一个没憋住,扭头蹲着旁边的草地里狂吐不止。因为里面装有未完全销毁的肢体!!!后面,正在家中做饭的安妮也被警察带走了。
  



  妻子被带走了,又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连续几天,威廉都惶惶不可终日。直到海伦娜打来电话过来,叫他去警察局看警方公开的审讯视频。到了警察局,海伦娜什么也没有说,而是带威廉来到了监控室,播放了两段审讯视频。看完视频后的威廉呆立住了。
  
  原来,安妮并不是孤儿,她原本生活在另一个城市的郊区,她有一个父亲。她父亲不务正业,经常做些歪门邪道偷鸡摸狗的事情来过活,安妮从小就跟着母亲过着吃了上顿没下顿的生活。
  
  在十年前的一天,安妮的母亲去山上采野菜回来的路上被车撞了,肇事司机逃逸。不过,案件很快被警察侦破,司机是一个富二代。那天他吸了毒,而且吸得有点嗨了,控制不住地飙起了车来。他的父亲为了保住儿子的前途,希望能够通过赔钱让安妮家撤诉,从而减轻自己儿子的罪行。
  



  安妮那没有人性的父亲一见发财的机会来了,哪里肯就此罢休,贪心的他开出天价赔偿,但又怕对方走正常流程而弄不到钱,所以他拒不撤诉,也不上诉。两家官司这一拖就是十年,而安妮母亲的尸体就这么一直在冰柜中放着。
  
  然而就在去年,这个案件有了转机,对方终于和安妮的父亲达成了协议。他的父亲拿到一笔巨款,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在女儿的要求下,他去了殡仪馆要求火化存放多年的妻子遗体。
  谁晓得?因为这场官司拖得太久了,遗体一直存放在冰柜里。而冰柜保存尸体消耗是巨大的,光是电每天就要几十度,加上十年来尸体的保养费、修复费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安妮父亲听得眼睛都直了,他不想花钱,却又拗不过女儿坚持要母亲入土为安,就想出了这么一个偷尸的损招。一是可以不用拿钱,二是以尸体保管不善为名再狠狠地敲殡仪馆一笔,真是两全其美。由此可见安妮父亲,真是自私自利又贪财的人。
  



  当安妮的父亲得知女儿的未婚夫正好在殡仪馆工作时,他就开始了自己的计划,先租住在了威廉隔壁,以便掌握他上班的规律。日后可以避开工作人员,然后,他利用女儿与威廉夫妻的关系,让她偷偷配了冷藏室的钥匙。一切准备就绪后,安妮的父亲在昨天开始实施计划。
  
  安妮父亲等到威廉作完后下班,准备潜入实施盗窃。谁能想到,威廉半途转了回来,他立马藏进了冰柜中,同时打电话给女儿安妮,让她支走了威廉,最后顺利盗走了尸体。已经被金钱迷了双眼的安妮父亲当然不会让妻子的尸体再在这个世上出现,他瞒着女儿将妻子的尸体搬到家中分解,然后开始焚烧,然而有些焚烧不干净的残渣就偷偷的丢入下水道,谁知却被威廉和海伦娜无意发现了。
  
  威廉在视频监控中听完妻子的审讯,感觉浑身无力,他无法理解,金钱难道比自己亲人入土为安还要重要吗?只是可怜了被车撞死的母亲。一辈子苦命,就连死了遗体都要被人当做谈资去换取巨款,还没能留下个全尸,且不能入土为安!!!最后等待安妮和安妮父亲的,将是法院的审判和监狱的生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上一篇:今年能看的恐怖片都在这了,收藏起来,慢慢看

下一篇:现实故事:癫痫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文章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2-10-7 07:42 , Processed in 0.313815 second(s), 3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