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助梦鬼故事 门户 查看主题

短篇鬼故事:黄河白棺

发布者: 羔鹊凸 | 发布时间: 2024-1-18 04:54| 查看数: 473|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夕阳西下,天边留下一抹红霞。
庄小三背着一些剩下的药材,此刻正往回家的路上赶。
他经常集市卖药,脚程颇远,这一来一去便是一天,药材虽然没有卖完,不过也算有些收获。
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好几里地,转过一个小山头,已经临近黄河边上,远远地庄小三便看见了一群人围在那里好像在议论什么事,这当中有一个人他正认识。
“李大爷,你们还没收工回家啊?”庄小三放下背篓,一边擦汗一边给李大爷打招呼。
“哟,小三子今天又碰上你了啊。”李大爷见是庄小三,便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拉着庄小三找了一处干净地坐了下来。
“李大爷,大伙这是干啥呢?”庄小三一边掏出烟给李大爷点上一边问。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今天干活挖出了一副大白棺材,上面派人正准备搬走,结果这白色棺材又掉进了河里不见了。”李大爷一边大口大口的叭着烟,一边比划着。
这黄河中下游每年都要搞清淤工程,附近的村民都要出河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也不算啥事,只是挖出个大白棺材确实有点意外,也难怪大家会议论纷纷了。
庄小三虽然不是附近的人,但是这一带他常年走动,加上人缘也好,也认识些附近的人,这李大爷便是其中之一。
“小三子,我可跟你说,以后你从东镇回来可千万不要晚上路过这段,这事邪得很啰。”李大爷一边给庄小三说,一边整理衣裤。
看样子是准备跟河工们收拾回家了,庄小三应了一声便也告辞了李大爷继续赶路回家。
半个多月过去了,这段清淤工程也基本结束了,虽然偶有一些议论关于那大白棺材的事,不过也都是一些人瞎编乱造的谣言罢了。
这一日,东镇药材铺王掌柜留庄小三喝酒,加上帮工李二娃在旁苦劝,庄小三不好推脱便只好答应。
一顿胡吃海喝之后,李二娃起哄众人又聊起了大白棺材的事。
帮工李二娃打了一个酒嗝,带着几分醉意说到:“要说这事,俺之前听村里老人说过这是跟风水有关的。”
这李二娃正要说话,却被王掌柜的儿子王贵生拉了一下,只听王贵生说:“你,行了吧,李二娃,你没喝几两酒,连话也说不明白了,那东西是古时候先人用来镇压河里恶龙的。”
庄小三笑了笑说道:“不管它与什么有关,可是不会那么邪门吧,都有人说这大白棺材是祸害人的邪东西了,这一来一去的越传越邪门了。”
“庄小三,你说不邪门,那你今天晚上敢不敢回家路过那里?”李二娃一边端着酒杯来给庄小三敬酒,一边拉着他说到。
两人争执半天,借着酒劲庄小三便应了李二娃。
王掌柜父子二人劝说了半天也是没办法,只好任由庄小三去了。
李二娃跟着庄小三走了好几里地,这庄小三也是暗自苦笑,无缘无故地跟人打起了赌来,这倒好,这个李二娃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居然还怕自己跑了似的,亲自送这么远。
“庄小三,你走吧,不送你了,俺这便回去了,你,你若跑回来,就是孙子。”李二娃说着便推了一把庄小三,庄小三哭笑不得只好硬着头皮上路了。
来的一路上倒也奇怪,这个李二娃似醉非醉的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故意,竟是拉着他避大路而走小路,生怕让人看见似的,喝了点酒就疯疯癫癫的。
庄小三一边琢磨着,一边走,眼前独自一个人走夜路,心中不免想起老人们说过鬼上身的事。
借着朦胧的月光回头看了看远去的李二娃,乍一看之下惊出了一身冷汗来,这个李二娃怎么没有影子?难道是自己喝多了眼花不成?
庄小三揉了揉眼睛,想再仔细瞧瞧,只可惜这时候李二娃已经没了身影。
此时,庄小三酒也醒了一大半,自己笑了笑,“瞧这酒喝得,胡思乱想些什么,不做亏心事,哪怕鬼敲门。”
庄小三看了看这四周,一片漆黑。
他吸了一口气,走得时候太匆忙连个照明的工具也没带上,正在犹豫之际,依稀几滴雨点儿打在了庄小三脸上,看来是要下雨了,庄小三暗自叫苦。
这一地段庄小三也颇为熟悉,过一个小山头便有一间破屋,正好可以避雨,也来不及多想,庄小三便只好硬着头皮往那间破屋里去了。
黑灯瞎火地摸了半天终于到了,庄小三进了屋,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这间破屋他之前也经常来,屋子原本住着一位姓冯的老太太,当地人都叫她冯婆婆,这冯婆婆死了以后这屋子就一直空着。
此时外面的雨也下大了,听着“淅沥沥”的雨水声,庄小三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隐约的听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地上摩擦发出来的“吱吱”声。
庄小三睁开了眼,摸了摸头,估计这怕已经是凌晨一点过了。
此时外面的雨也停了,不过下了雨这山路就不好走了,今晚也只有在这里过夜了。
忽然又是一阵“吱吱”的摩擦声响起来,庄小三暗自吞了一口唾沫,爬起身来四处看了看,原来是屋子外面有一个人正拖着一个白色的东西正往屋子里蹒跚的挪动。
想必这人也是来此处过夜的,庄小三便上前去准备帮忙,但是当他走到近处这么一看,心里顿时发了毛,只见一个脸庞绞瘦面目看不太清楚的老头,正用一根绳子拉着一个大白棺材进了屋子。
老头看见庄小三也不说话,自顾地把大白棺材放好了,便冲庄小三“嘿嘿”地笑了笑。
庄小三一时也没了举措,就这么愣愣的杵在那里,心里发了慌“难道,这个就是那口大白棺材?”
老头没有理会庄小三,坐了一会就从他身上掏出一些东西吃了起来,顺手抽出三支香点上插在了放大白棺材的地上,挥手示意庄小三坐下。
庄小三无奈,便只好坐在了老头的对面。
不一会这香的味道便传遍了整个屋子,闻着这股奇怪的味儿,庄小三暗想这香定是加了一些特殊药料,只是加的是什么一时半会,他也想不起来。
此时庄小三靠坐在墙壁,整个人就犹如进了冰窖,总感觉丝丝寒气入骨,心里也七上八下的,不时又想起关于那个大白棺材的种种邪门流言,坐立不安,不知道这对面坐着的这个老头到底是人还是鬼?
就这么煎熬了小半个时辰,庄小三来了一些睡意。
他半眯着眼看着对面那老头,好像有点模糊不清了,庄小三摇了摇头,想要清醒过来,但是此时他定睛一看,老头正往嘴里放的却是一把一把的活蛆虫!
庄小三吓得往后面微微仰了仰,双手撑在地上慢慢挪动了起来,后背已然被汗水湿了一大片,心道“看来今天真遇上鬼了!”
果然,这一转眼功夫那老头便面露凶光“嘿嘿”地冲庄小三一阵阵怪笑,他爬起身来佝偻着打开大白棺材,从里面抓出一个早已腐烂不堪的人头来,邪邪地望着庄小三一边怪笑一边用舌头舔着那个人头。
庄小三此时已经吓破了胆,刚爬起身来跑了两步,只感觉这脚已经没了力气,软软地又靠在了柱子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阵风吹过来,冷冷地。
直吹得庄小三头皮发麻,他吸了一口气,感觉心里又无比清爽了起来。
此时庄小三揉了揉眼睛,再看他面前几步的老头居然也愣在了那里,只是他这手里拿的并不是那腐烂的人头,而是一块石头!
没来得及多想,隐约中庄小三只感觉在离老头不远处的黑暗中似乎有一个人站在那里,可是怎么也看不清楚到底是谁。
见庄小三清醒过来,那老头愣了一会,迈开腿就跑,慌忙中被门槛绊了一脚。
扑到屋外的泥坑中,老头抹了一把脸爬起来,回头看了一眼,便一窜身跑了出去。
庄小三心里大惊,这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送他的那个李二娃,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那确实是李二娃的脸。
此时庄小三心里清醒了许多,猛然一惊,原来地上那香是加了一种叫“去魂散”的药物,人闻了不久之后就会产生幻觉。
“我与李二娃无冤无仇,他为何要如此?”庄小三百思不得其解。
他正欲爬起身来,看看躲在暗处的又是何人,但此时顿起一阵阴风,只见李二娃拖来的那口大白棺材凭空飞了出去,庄小三头一热便迷迷糊糊地晕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庄小三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急匆匆地跑出了门,刚转过两个山头,便看见了一大群人围在那里。
此时李大爷正好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这回没等庄小三问,李大爷便拉着庄小三在老地方坐下,李大爷一边抽着烟,一边侃侃而谈。
原来这大白棺材确实邪门,不知道怎么地又从哪里冒了出来,只是不像是之前的那副大白棺材,更邪门的是,这东镇的李二娃躺在这大白棺材上面无缘无故地死了。
庄小三听完李大爷的话,急急忙忙凑近人群查看,果然这大白棺材上躺的人正是李二娃。
他这脸上不知道摸了些什么黑乎乎的,散乱的外衣露出了大半截,外衣半露的兜里,庄小三看到了一件熟悉的东西,他自己的钱袋子,里面装的正是昨晚药材铺王掌柜给他的钱。
看到这里庄小三心里总算明白了,这李二娃原来早有预谋,为了贪图财物便借大白棺材的事,设计了一出鬼吓人的戏,最后却真遇到了鬼,丢了性命。
那这鬼是谁?庄小三想了一会,抬头往那间破屋的方向望了望,心里一阵翻滚。
此后,关于大白棺材的传言也时有发生,但从那以后谁也没有见过那口真正的大白棺材。
只是这庄小三逢年过节时都会带上一些祭品去拜祭那个与他非亲非故早已过世多年的冯婆婆。




原文地址:https://m.toutiao.com/i6892932341098873357/  原作者:我爱吃肉i

最新评论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鬼故事网 ( 湘ICP备19018941号-2 )

GMT+8, 2024-2-28 03:35 , Processed in 0.055605 second(s), 2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