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芳菲日,

一路芳华一路歌。

朵朵铿锵玫瑰在宣州大地上美丽绽放,

凝聚起妇女能顶“半边天”的强大力量,

诠释着“巾帼不让须眉”的现实意义。



幸福像花儿一样

提及鲜花,不少人第一印象还停留在花店。事实上,近几年鲜花电商开始悄然流行,不少都市人都会选择网上下单,由鲜花电商送货到家,给家中带来一室芬芳。

输入“寻梦鲜花”,在网上点击搜索,便可得知它是全国鲜花销量第一、网购细分品类之首……但鲜为人知的是,“寻梦鲜花”竟是由一群90后创办,宣城市寻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陈珊便是其中的创始人之一,也是创始团队中唯一的女性。





初尝甜头,坚定走电商发展之路

步入“寻梦鲜花”办公区域,1000多位员工在服务终端前忙碌着,与此同时,远在全国各地的线下服务终端,正根据网络销售信息,将线下花店的各类成品,配送至全国各地的每一位消费者手中。

时间回到2013年,那时的陈珊初入社会,也正是在那一年,她与现在的爱人相识、相恋,很快决定托付终身。婚后,夫妻二人在杭州经营一家传统花店,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身处电子商务的“天堂”杭州市,“不安于现状”成为夫妻二人的共识,2013年七夕节前夕,陈珊在淘宝网申请了店铺,成功搭上了电商快车。七夕节当天,淘宝店铺销售额突破了他们的预期,销售额达到线下门店的两倍之多,这让夫妻二人尝到了甜头,坚信走电商发展之路。





同年年底,他们成立品牌,入驻天猫;2014年线上营业额突破百万,成功入驻京东平台;2015年入驻一号店、美团、饿了么等平台,全年营业额超2013年三倍之多;2016年公司入驻宣城市青年创业园,成为“徽姑娘”创业示范基地;2019年成为全网鲜花类目销售额第一;2020年开拓蛋糕、绿植业务,现有员工突破1000人,成为中国电商鲜花类目最大的电商运营团队……

幸运遇上时代机遇

在传统的鲜花交易市场上,鲜花交易主要集中在线下,一般是由批发商从花农手中收花,再通过各级批发商交易,扩散到全国各中小城市,再最终送至消费者手中。在流通过程中,由于路途遥远,流转时间长,鲜花耗损严重,再加上花店的各种费用后,在维持运营盈亏平衡情况下,鲜花售出价至少加价60%,最终的成本均由消费者来承担。





一束简单却又能够给生活带来色彩的鲜花,能够成为提升其工作热情,带来正面积极情绪的动力源泉。正是看准这个潜在的商机,“寻梦鲜花”让鲜花触网可及,创新了传统鲜花销售模式,网上下单,线下配送,让鲜花走进千家万户。

随着各大外卖平台的强势入场,消费者习惯改变,目前该公司最大的业务转型为花店代运营,同时提供花材供应、线下指导等。





在陈珊看来,继生鲜食品配送之后,鲜切花也被看作是另一个“蓝海”市场。在鲜花电商发展以前,国内的鲜花店基本都是卖礼品鲜花的夫妻店,这种鲜花店规模小,鲜花品种少,消费频次低,基本只有在大节日和生日的时候才有消费,辐射半径也只能达到方圆两三公里。“寻梦模式”将依托于主流电商平台的同时自主开发B2B的鲜花转单网站,目前,寻梦鲜花网覆盖全国2000+城市,超过了2万家门店加盟。

采访中,陈珊告诉笔者:“疫情期间,线下花店销售困难,而线上销售却风生水起,不少线下门店找到我们,想让我们帮他们做线上代运营,最多的时候一个月突破了1000家线下门店寻求合作。”

怀揣初心筑梦前行

创业很难,女性创业更是不易。陈珊作为一位女性创业者,不仅要当好一位妻子的角色,更要做好一位母亲。作为公司的创始人,她更要决策公司的各项决定,把握公司的发展方向。

“让鲜花走进千家万户,这是我的梦想。”谈及创业过程中的苦与泪,陈珊一笑带过。在她看来,为了能让父母过上安享晚年的幸福日子,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再多的苦也值得。





除了自我和公司的不断长大,陈珊还不断吸引新鲜力量。目前,团队中专科以及本科以上学历共有600人,双一流学校占比5%,技术开发编程人员有20人,1000多人的团队中有95%为90后,是一支年轻的、朝气蓬勃的团队。因此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陈珊个人也荣获安徽省促进就业先进个人。





这个时代,充满了机遇与挑战,也给予了中国女性巨大的自由选择与自我努力的平等机会。陈珊,一名创业路上的女性奋斗者,用实际行动诠释着自己的初心:让鲜花走进千家万户,让幸福之花走进千家万户。

“犇”向新的春天

这是一个“时尚白领”回乡务农的故事。在普通人眼里,一个农村娃,好不容易挣脱了土地,还在大城市有了体面工作,却又回到农村“玩泥丸”,似乎不太值当。但故事的主人公张尽不这么觉得。

回归——“时尚白领”回乡务农

庚子鼠去,辛丑牛来,新的春天“犇”腾而至。田间地头,处处是勤劳的身影,点缀春的风景。





位于向阳街道鲁溪村的宣城意民农机服务合作社也开始忙碌起来。理事长张尽带着工人们在田里通水源、垒田埂……一天下来,张尽开着大型拖拉机平整了100多亩土地。

1990年出生的张尽是洪林镇人。2011年,大学毕业的张尽选择留在杭州,并且过五关斩六将,成功进入一家国企单位,从事人力资源工作,可谓正宗的“白领”。

张尽的父亲张明胜90年代便在浙江省桐庐县从事农业种植。每当节假日回家时,父亲都会和她念起“农业经”,有意无意透露出希望她回乡一起“种地”的意思,但张尽全然没有把这当回事,满脑子都是她的“白领梦”。

转机出现在2013年,张尽偶尔间看到了河南女大学生秦英林回乡创办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创业故事,秦英林从“天之骄子”成为名噪一时的“猪倌”事迹让张尽感触很深。晚上张尽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她忍不住开始思考:是继续留在繁华的都市,还是回到寂寥的农村?是保持时尚,还是回归本来?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一个简单而又质朴的想法在她的脑海占据了主导:回去!回到农村去!“‘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做任何事情只要用心,照样能活出个人样来!”为了增加自己的信心,她还上网搜索了一些大学生回乡创业的励志事例,看了他们成功的感言和历程。

2013年6月,张尽毅然回乡,在地方政府和相关部门的重视和父亲的鼎力支持下创办了意民农机服务专业合作社,从此便踏上了追寻自己 “创业梦”的征程。

启航——“黄毛丫头”崭露头角

“黄毛丫头”回乡创业啦!一时间,张尽创办农机合作社的消息不胫而走,四里八乡瞬时“炸”开了锅。有人说“一个连稗子和秧苗都分不清的小丫头,也敢搞农业?” “纯粹是拿钱买酷”!





面对这些质疑,张尽选择用行动证明自己。她开始四处拜师学艺,向前辈虚心求教,请来主管部门的领导和专家现场指导,还购买大量的书籍进行阅读,学习理论知识。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她脱掉高跟鞋换上泥靴,脱下长裙披上工装,把自己打扮成地道的种田人。每年夏忙的时候,都能看到她挽起裤腿赤脚在田埂上来回奔波的身影,一张白皙的脸庞晒得黝黑发亮。

尽管这样,创业之路当然没有那么容易,经常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难题。

有一次,合作社插秧机在田里插秧,有工人为了图省事把秧盘都摞在一起。张尽走上前去和他讲道理,教他怎样摆放省工不误事。谁知工人听后火冒三丈,冲着她嚷嚷:“你一个小姑娘懂什么,我种了几十年田还没你懂啊,你还没我儿子大,还来教训我,你又不会开这个机器,有本事自己开去。”

张尽顿觉木讷,心里深感阵阵酸楚:是呀,人家“话糙理不糙”, 你会开机器吗?你年纪轻轻拿什么服众?张尽也开始明白,和农民打交道得有“门道”、接“地气”,和他们“一个鼻孔呼吸”。

当天晚上,张尽就请插秧机师傅教她开插秧机,自己一点一滴地学。白天用心看,晚上用心学,渐渐的张尽也能玩转了这大型机器。当工人看到张尽技术娴熟地摆弄着机器纷纷竖起了大拇指。之后她还学会了收割机、中拖、起垄机等一些机器的简单操作。

“既然务农,就得从种地做起,不熟悉土地、粮食、机械、农民,怎么在农村闯天下。” 见到村民,张尽也会了嘴上抹蜜“老哥老嫂”“大伯大妈”叫个不停。大伙们开始熟悉这个年轻人,喜爱这个年轻人。

经过两年来的打拼,张尽把她的意民农机服务合作社经营的有模有样,服务能力和技术水平有了很大提升,在当地名声鹊起。2015年,合作社共完成水稻机插秧面积2000余亩,辐射周边320多户农户推广“四代一管”新型农业经营服务模式,年农机作业面积5000多亩,农业经营服务收入230万元,社员同比增收20%以上。2016年还被评为“国家级示范合作社”。

追梦——“巾帼社长”圆梦乡村

21世纪的地谁来种、怎么种,这是张尽深思的问题。

农村传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一家一户,几亩薄田,耕读传家”的生活方式逐渐远去,现代农业大幕已然拉开,张尽回乡时,中国农业已基本完成了“机器换牛”的跨越,正式步入“机器换人”时代。




张尽想,现代农业必定是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的高效农业。现如今的农村,50岁以下的务工者已基本看不到了,基地里抛秧、施肥、喷药等环节,均以五六十岁女性为主,未来人会更少,工钱会更贵。

“不依靠机械化,手头没有一批农机‘大家伙’,光人工成本就能把公司压垮。未来种地必是农机的天下。”张尽坚定地说。





现如今,合作社不仅有育秧能力达2000亩的标准化育秧工厂一个,粮食烘干中心一个,新增育秧流水线2套,插秧机2台,粮食烘干机1台,收割机1台,维修车间200平方米,机库棚400平方米。在加强自身能力建设的同时,张尽还在市、区相关部门的指导下,利用合作社这个平台积极开展农机化新技术推广应用。

张尽还认为,现代农业必是精细农业、绿色农业,向管理要效益,向品质要效益。近两年,张尽引进外地技术,种植小香薯,为社员提供种苗、技术、购销一条龙服务,每亩地能增收2000-3000元。

“现在,选择留下的理由有很多,却再也找不到一个离开的理由。”张尽感叹道,她要用自己的智慧和汗水,成为发展现代农业的中间力量和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领跑者、带头人,“犇”向新的春天。
收藏
返回顶部